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夢100】你的手搭載的重量(2016布里特芬生賀)

※ 玩了一下設定集梗。

※ 私設有,OOC可能也ry。

※ 台服譯名與繁體字,懶得轉過來抱歉><





你的手搭載的重量(2016布里特芬生賀)





  那個時候,年幼的王子們還未體會到堅厚的城牆外的兇惡,在群眾期望之下,卻得早一步比別人學會擔起責任。十五歲的布里特芬無意選擇別人的建議,舉起了與他逐漸停止成長的身形相違和的亞法隆聖盾,宣誓自己將要成為這副盾的主人。



  夜晚的亞法隆捨去了他白天的熱情,在這樣的時間裡像個沉睡的龍,街道僅有著孱弱的燈火與未眠的守夜軍人以示這個國家仍保有著生氣,除此之外沉靜無聲。卡利班恩的影子潛伏在這片黑暗之中,沿著月光的足跡朝著兄長布里特芬的房間移動。



  其實這種躡手躡足的移動方式一點必要都沒有,也許是不想特別驚擾在夜裡工作的巡邏守衛,又或者是並不想讓他人知道自己還懷抱著這樣孩子般的秘密。比兄長還要早前行的他的時光,褪去稚童的影子覆上層層薄繭逐漸修長的指尖輕輕臨摹著房門的刻飾,包裹在掌心裡的藥膏貼著門面,想要說的話語全數凝結在喉間。



  布里特芬在他十五歲生日那天向全國人民宣誓即刻起自己便是聖盾王子,因此沒有必要再與弟弟卡利班恩一同接受相同訓練,布里特芬被編進防禦部隊的訓練課程中。然而今日下午在校場引發一場騷動的布里特芬就在掩蓋的房門後面,那也是卡利班恩來到這裡的原因之一。



  布里特芬在訓練中受傷了。


  傷得很重嗎?



  從掩蓋的房門後隱約傳來痛苦的喘息,思考半晌,輕輕闔上眼瞼的卡利班恩總算將含在喉間的話語吐出,連帶驚嚇到門後的那人,似乎都能聽見物品掉落地面極其狼狽的聲響。孩子著急地旋開布里特芬房門的門把,發現兄長並未將其上鎖,皺起的眉間不知是該責怪布里特芬的毫無防備還是那些唐突且過於笨拙的行為。



  但那些的確是卡利班恩喜歡的、兄長與他不同的部分。




  「哥哥?」



  孩子的腦袋從微敞的門扉探出半邊,貓一般的眼睛正面對上布里特芬驚愕的目光,房間的主人嘆了口氣後又搔了搔頭,畢竟為人兄長也不想讓自己的弟弟看到如此不帥氣的一面。過了半晌,終於冷靜下來的布里特芬向著門外的卡利班恩招了招手。



  「過來這裡吧,卡利班恩。」



  輕輕拍著自己的床鋪,揚起一抹和善笑容的布里特芬這麼說道。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也是因為這樣的目的來到這裡的卡利班恩輕巧地鑽入房內,細心地帶上房門關好,才走至兄長的身邊。



  未用衣物掩蓋且拆開包紮的右臂呈現駭人的景象:也許是因為聖盾的固定帶的摩擦,布里特芬未習慣這種磨練的手臂表皮被掀起大片,似乎能看見底下的肉,所幸的是傷口早已清洗乾淨也換上新的敷料,原本的模樣應該更加可怕。



  為了不讓別人受傷,防禦部隊做的是那麼嚴苛的訓練嗎?

  是不是應該要阻止兄長選擇成為繼承聖盾的王子呢?



  究竟是因為自己的信念還是為了誰而選擇不被建議的道路呢,卡利班恩微微皺了皺鼻子。也許隱約有著微妙的感受,卻始終無法問出口:若是布里特芬選擇了聖劍,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為兄長舉起盾牌戰鬥的。



  但是又怎麼樣能去質疑布里特芬的選擇和信念。




  布里特芬瞥見了自己的弟弟明顯對於傷口太過複雜的目光,突然不知道應該要怎麼開口地刮了刮自己的臉頰,想了想才擠出一點句子:「卡利班恩……」



  「這並不是卡利班恩該擔心的事。」



  孩子愣了愣,些微睜大與他同色的雙眼,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接著又像愧疚般地看向別處:「可是哥哥……」



  覺得是自己的錯嗎?布里特芬眨了眨眼,雖然怎麼樣也不想說出受傷的真正原由,但也許這也是非常難得的以切身之痛教育的機會,下了決心才吐出一口氣:「那個啊……這只是我操之過急而已啦……」



  稍微停頓一下,布里特芬將左手握起拳頭擺在嘴前,清了清喉嚨,故作大人那般的語氣繼續下文:「所以卡利班恩不能像這樣不遵照指導員的指示,做出在會在鍛鍊中受傷的行為。」



  聽到說教般言詞的男孩眨了眨眼,似乎還在思考著什麼,接著一向擺著和善的眉毛扭成奇怪的形狀,小心翼翼地問著:「……哥哥是怎麼受傷的呢?」



  「……呃,」雖然早知道應該面對這個問題,少年嘆了口氣:「……只是想要快點保護大家就……」



  結果讓大家擔心了。



  從落下的頭髮縫隙中都能看見弟弟有些難過的神情,明明是為了不讓任何人受傷才做的抉擇,卻讓自己身邊的人擺出那樣難受的表情。爽朗的笑聲突然從唇間溢出,布里特芬擺出與他性格相同的明亮笑容,夾帶著堅毅也不願倒下的精神。



  「我才不會這樣認輸的,雖然現在能力尚且不足,但總有駕馭那副聖盾的一天。」



  布里特芬伸出手捏了捏卡利班恩還帶著孩童般稚氣的臉頰,嗯……雖然身高已經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呢,但作為哥哥,不管是精神還是身體都要捍衛著那個孩子不是嗎?



  「我是為了保護卡利班恩、這個國家,還有亞法隆的士兵與人民的聖盾王子,我以這個名字發誓,達到守護任何人這個目的前絕不輕易倒下,也不再讓誰會輕易受到傷害。」



  用手指戳了戳弟弟軟嫩卻嚴肅的臉頰:「吶,卡利班恩笑一下吧?」



  似乎受到兄長和善的笑容感染,卡利班恩露出帶有靦腆的笑容:「我知道了,哥哥的願望。」



  如果是因為這樣的理由,我也會做出你的期望中的反應。






  「話說卡利班恩是因為什麼來找我啊?」


  注意到弟弟手中似乎握有什麼,稍微將目光放在那裡,但似乎是想到是給自己的物品,布里特芬也沒有多加思索抓住弟弟的手。



  「啊……」



  雖然沒有必要為這種行為做出過度反應,大概是兄長的傷勢超出自己的想像,因為那樣的預判錯誤感到羞恥,卡利班恩下意識就握緊了拿住藥膏的手心,但論比力氣從來沒有贏過布里特芬,那瓶藥膏下一秒便跑到布里特芬手上。



  並不是意料之外的事,露出柔軟笑容的布里特芬將繃帶放到卡利班恩手上,一邊揉著孩子的頭髮一邊說了「包紮果然要託付給細心的卡利班恩才是呢」。雖然後來,布里特芬因為弟弟過於笨拙的包紮技巧偷笑了好一段時間。而且似乎又因為弟弟骨子裡不服輸的、既倔強又可愛部分笑得更久。






雖然硬著頭皮趕但還是遲到了(爆

總之盾哥昨天生日快樂Orz

先說說內容,不知道哪天的腦波覺得盾哥手臂彎曲的部分應該有長繭……感受過皮被重物和帶子拉扯過的感覺,真的蠻痛的。原本劇情是有骨折部分但我覺得訓練那樣太扯,會沒人要當軍人XDDDD。不過還是要說雖然有盾牌抵擋直接傷害,有時受到攻擊衝擊力太大還是會骨折吧,盾哥骨頭肯定很硬,吃下去的鈣完全沒點到身高(到底黑還粉#

但是盾哥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男人TTTTT


评论(1)
热度(15)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