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抱歉我出車禍了(……)(腐100/盾劍(?)/棄稿)

丟一下之前原本想開的車(是盾劍,其實也不算因為構想中也沒進去)

可是……出車禍。

我應該沒有讓人幻肢ININDER的功力,斷在一半不會被揍吧(淦

每次很貪心不知道要用誰的視點寫,然後就超想刪掉。




  月光的碎片掉落在由大理石組成的地面,它們映出武器之國.亞法隆第一王子布里特芬結束公務遣返回房的倒影,黑色的影子尾隨著他,逐漸加快的腳步劃出一道優雅的弧度,朝著布里特芬王子發動攻擊。



  布里特芬發現空氣中異常的流動,眼明手快地擋下朝著他揮過來的拳頭,且假意發動防衛式攻擊希望對方與他拉開一段距離,以便分析敵情與看清對手的目的。影子比他要來得高大,動作也十分迅速——但相對地,這樣的攻擊模式面對身型嬌小的布里特芬很容易失去重心,武器為盾的王子不以為意,打算讓對方採取主動攻擊並藉由其本身的衝擊力將他摔出去。


  「噗哧。」



  黑影發出帶著一絲亢奮與愛憐的輕笑,在夜晚中隱隱發光的綠瞳盯著布里特芬時都顯得曖昧,那便是示愛的符碼。


  銀光勾勒著影子身形優美的線條,似乎連輕輕揚起的嘴角都刻劃如此柔軟,放棄攻擊的卡利般恩像一頭玩心甚重的年輕黑豹撞上布里特芬的身軀,而卸下心防的布里特芬來不及站穩,兩人就這樣順著衝擊力一同跌進房門微敞的縫隙中。



  撞上地板的背脊向大腦發出疼痛的抗議,而且布里特芬身上還壓著早已成長得比他高大的弟弟的重量。


  「卡利班恩……」第一王子的喉部發出乾燥的嗚咽,有些無奈地伸出他被壓著手,拍了拍將頭靠在他頸窩的青年。


  被呼喚名字的那人閉上雙眼,他沉吟了一會兒,又道:「抱歉,我似乎太過焦燥了。」



  卡利班恩如孩子般側過頭,肉桂色的髮絲輕輕地劃過布里特芬頸部脆弱的肌膚。這樣的刺激讓後者感到一陣慌亂與痛苦,也許是因為過招時的緊張,脈搏和血液的流動才會如此暴躁吧,或者跟卡利班恩身上的石鹼香氣也有一點關係。



  當布里特芬用著殘餘尚可活動的手掩蓋攀爬上雙眼慾望,想再度呼喚弟弟的名字,告訴他自己的感覺非常不妙。



  但這時卡利班恩已是非常自動將手掌壓上一旁的地面,將自己的重量從布里特芬的身上移開,他開啟房間光源的開關,關上房門,逕直走向布里特芬房內的床鋪並且鑽進被窩,還貼心地點亮床頭燈,背對著布里特芬彷彿那些直白的、關於性的暗示都沒發生過。



  「……」



  原本倒臥在地,在失去壓倒自己的重量後坐起的亞法隆第一王子尷尬地看著似乎要就寢的弟弟,心煩地抓了抓早就有些凌亂的頭髮。


  他早就發現卡利班恩更改了這星期的飲食菜單不是嗎?

  來找他之前還特地洗過澡了吧!

  明明看起來很期待的樣子。


  布里特芬認為自己有必要好好告訴對方自己是被嚇一跳而不是拒絕他的邀請,他並沒有討厭這種透過身體緊密結合的親熱方式。只是忙碌的公務和有些不長眼的魔獸總是喜歡在奇怪的時機突破亞法隆的城牆,他們根本連親熱的時間都沒有,何況彼此作為男性事前準備又是那麼麻煩瑣碎。


  拒絕細心準備的卡利班恩是多麼殘忍的事。
  或者說拒絕自己的弟弟是他沒辦法做到的事。


  房間的主人從地上站起,關上位於房間門口的光源開關,並順手將房門上鎖,希望卡利班恩能聽出他的腳步聲也有著焦躁。布里特芬站在較為靠近青年的床側,等待著他發現自己的影子攀爬在房間的牆壁與天花板,與床頭燈的光芒相互較量著掩蓋在卡利班恩身上的面積。


  還未睡去的青年因感覺到過於炙熱的視線緩緩睜開眼瞼,綠色的雙眼看向自己的哥哥:布里特芬抿著唇,右手按壓自己的眉心,表情像是在忍受痛苦。卡利班恩無法確定他發生什麼事,他撐起自己的身體,清亮的嗓音正要開口:「哥哥?」


  布里特芬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壓了上來,沒注意到衝擊力將造成的後果使兩人的額頭撞在一起,卡利班恩也感覺到眼前一片暈眩,他還能聽見布里特芬「可惡我在做什麼啊」痛苦又懊惱的呻吟,前者用力地眨了眨眼睛,試圖用這個方法恢復一些視力,伸手想要視察兄長的情況。


  但布里特芬還在一片混亂之中,他粗暴地抓著卡利班恩伸過來的手腕,靠著自己的體重下壓將人固定在床上。


  「……」

  「……」


  查覺到自己失態的布里特芬連忙鬆開手,慌張地拉扯自己的頭髮,想必卡利班恩也看見他臉紅了。「呃、呃……不、不是……那個、我……」他索性閉上眼先讓自己冷靜,嘴裡發出「唔」意味不明的長吟,那像是在組織語言,接著他才慢慢睜開眼睛,帶有薄繭的指尖疼愛地撫摸卡利班恩微捲的鬢髮。


  「只是不希望你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白費功夫……」


  彷彿因為將自己的笨拙全數攤開而感覺羞恥,紅著臉的布里特芬眉頭全皺在一塊,或者也有一點疼痛的情緒。他也不是特別會說情話的人,至少認為該把自己的想法好好傳達給對方,語氣比平時還要縹緲,嗓音更加地低沉潮濕。


  「卡利班恩,你不是一頭熱。」

  並不是只有你會因為這段背德的關係感覺興奮和痛苦。


  纏繞著鬢髮的手指緩慢鬆開,沿著瓷器般細膩的臉頰向下摸索,按上卡利班恩曝露在外的鎖骨。發現這是對待愛侶時的曖昧與溫柔,青年難得感到害臊地移開盯著布里特芬的視線,想必布里特芬也摸到他因為情動而加快的脈搏。


  卡利班恩感覺到咽喉乾燥異常,他有些艱難地開口:「我以為哥哥不想做……」


  「沒有那種事啦……」帶著鬆懈下來的笑容在因為剛才的撞擊而有些發紅的額頭獻上一吻,布里特芬為彼此間拉開一段距離,跪在卡利班恩的雙腿之間,他拿起另一顆枕頭墊在青年的後背,兩人有些差距的身高還是採取坐臥更容易接吻一點。


  一向自然垂下的劉海被手指向後梳理,細膩柔軟的親吻從眉角開始落下,溫熱的吐息噴灑在脆弱的眼瞼上,這使卡利班恩有些發癢地聳肩,他伸出手摟住布里特芬少年般的身體,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就不再成長,彷彿被時間篡奪的軀殼。


  可是卡利班恩知道裡面承裝的靈魂是多麼強大,繼承亞法隆聖盾的溫柔與敦厚總是包容著他的纖細尖銳,布里特芬的堅強自年幼便烙印在卡利班恩的精神內揮之不去,至死不渝,他願追隨那份精神直到自己瓦解,如騎士對王的忠誠。


  青年有些難耐地眨了眨眼睛,湊上前主動結束那些蜻蜓點水的親吻。布里特芬因為他的著急和可愛笑了出來,固定瀏海的手轉而抵住臉頰側緣與頸部,身體向前傾倒讓兩人摔在柔軟的枕頭上。


  頭部高度的轉變讓卡利班恩不適應地發出一聲悶哼,布里特芬曲起他的一隻腿,似乎想讓兩人的距離更近一點。下唇被輕柔地嚙咬著,那是進入的請求。青年將原本擺在對方腰部的雙手更換位置,無論是搭放肩上與輕騷後頸都顯示著他想專心這個吻。


  舌尖從微敞的齒間滑入,先是試探性輕點舌尖,再度深入口腔搔刮黏膜。來自身體的欲望點燃了吸入的空氣,上升的溫度使彼此加快呼吸,他們都被吐出的二氧化碳弄得有些頭暈目眩。



當初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情寫這段的呢(遠目

很想開葷但不會寫啊。還有刷P站小說的時候發現一位太太

根本是我心之友MY GOD,不管是對人物的描寫還是,不少CP也志趣吻合好恐怖wwww

夢100腐詰め合わせ,ID=6282577

第一篇R18還學paro我就不講了,第二篇:君のために生きて,是在說慰靈祭時的小故事,可能有點呼應卡利班恩日覺。


 プリトヴェンはカリバーンの方を向き直す。きょとんとした顔でこちらを見ている弟は、大人びた顔立ちの中に僅かな幼さを残していた。

 プリトヴェンより背が高くて、凛々しい顔立ちになっても、可愛い弟の影はいつまでも付き纏う。


唉唷好喜歡這段,不管怎麼樣弟弟就是弟弟。沉痛不安的說著「你就是我的全部」的プリ兄さん也是……問問我家那位哥哥如果卡利班恩受傷他會怎樣,他會覺得自己很失職……害我有點想寫簡直是人渣

怎麼說呢我自己吃兄弟年上攻我也會很糾結,一般來說哥哥都是比較有責任感的那個,算是兩人維持兄弟關係的最後一道防線。面對能掀起自己慾望的現在的弟弟,但是在笑容中還殘存年幼時的樣子,兄長基於一種護犢而產生的愛導致他捨不得傷害對方單純而直白(因為沒有對錯認知)的情感……這種糾結也超好吃。

BTW之前用噗浪問我家怎麼在一起,卡利班恩丟到:只打算一個人默默承受,從來沒想過哥哥會做出回應……果然是太過溫柔了吧。

超可怕的BZ簡直有毒。(墮入非道


评论(1)
热度(6)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