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Unlight】無題【里斯+馬庫斯】

※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這篇互毆文要叫什麼名字,文沒修過。

※配音台詞延伸。

※就在昨天早上我們家里斯被野生馬庫斯給打殘,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呃



  細密的水珠匯聚在髮梢,沿著臉頰的輪廓流入毛茸茸的布塊中,擦拭著險些滑進眼角的水滴,透過微濕的毛巾嗅著洗髮劑的清淡香味。即使失去了部分記憶,身體仍然記得日常的運作方式。才從公共澡堂將晨跑時的黏膩清洗乾淨的里斯,盯著眼前身高僅達自己腰部的引導者。


  「模擬對戰嗎?」


  「是的,被喚醒不久的戰士。這是能夠讓我了解你能力的機會。」


  人偶說著,從半闔起的雙眼看不出任何情緒。狀似晴空的藍色雙眼沉思了一會兒,在他殘缺片段的記憶裡,作為一名類軍隊組織的成員,切磋是再也平凡不過的事情。從清洗中冷靜下來的身體似乎被喚起了某種記憶,血液溢著晨跑時的沸騰。里斯用毛巾搓揉著毛茸茸的頭髮幾下,也沒有多加思索。


  「我知道了,讓我換個衣服吧。」


  「那麼,三十分鐘後請抵達宅邸後方空地,那有舖著白色石磚的簡易競技場。」



  向引導者表示知會,里斯換上平常穿著的連隊制服。在競技場那裡等待著的不僅是引導者,還有綠髮的侍者,佇立在場地上的是穿著盔甲及紅色披風的身影,頭部被斗篷與面具掩蓋著,聽聞學弟弗雷特里西之言,似乎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在宅邸短短的印象中確實存在這名同伴模糊的傳言,卻沒有搭話互動過。


  「不是人類吧?」對方近乎死寂的氛圍與說不出的異樣感讓里斯忍不住問著。


  「嗯,馬庫斯是自動人偶。」


  「這樣啊。」藍色的雙眼瞥過引導者臉上的平靜,里斯手持著鮮紅鋒刃的刀,輕輕扯了扯領巾,軍靴每踩出一步便敲擊著石磚發出叩叩聲響,他的血液正躁動著,住在底心的殘酷野獸被喚醒,雙眼變得不再和善,他用著因亢奮而稍微變高嗓音發出挑釁。


  「就讓我見識你的實力吧。」


  非人的雙眼在斗篷掩蓋的陰影中發出澄澈的光芒,玻璃般的眼珠流竄一串科學代碼,自動人偶擺好備戰姿勢。里斯壓低身體,像一支蓄勢待發的箭矢,直直往對方的位置衝去,瞄準對手的左肩砍去。


  手甲上的刀刃輕易地擋下里斯的攻擊,在雙方視線交會的瞬間,里斯似乎能看見那雙微型鏡頭製作的眼睛輕巧的轉動,黑色的範圍縮小了,自動人偶的動作也跟著遲鈍起來。沒做好維護嗎?渴求一場盡興戰鬥的王者感到細微的不悅。想著那就趕緊結束吧,他使用火焰干擾對方動作。白銀刀刃一邊刺破零星火花,一邊吃力地抵擋里斯力道不小的攻擊。鮮紅的刀身向著對手的頸部佯攻,為閃躲攻擊而向後傾斜的身體露出部分破綻,里斯抬腳踹向人偶毫無防備的腹部,而對方便順著它的行為的方向飛了出去。


  「說到底也只是模仿人類的製品而已,不是我的對手。」


  看著癱倒在地上的馬庫斯,攙和著失望的藍色眼睛看上去異常冰冷,但他似乎還在確認對手的戰鬥意志。金屬與金屬間發出尖銳的碰撞聲,對手用著一副提線人偶般的姿態站了起來,玻璃般的雙眼放出詭譎的色彩,踏出了沉重的步伐,接著壓低姿態用著讓人懷疑是否能夠維持平衡的姿勢衝了過來。


  比起方才的動作意外地迅速,里斯眼明手快地擋下對手刺向自己慣用手的一擊,但對手是使用雙刀的戰士,另一隻手像是要削下自己腦袋般地朝著頸部揮了過來。里斯在彼此之間燃起了不小的火焰,而對手因為這突發的熱度放棄攻擊,並退開與里斯保持一段距離。


  似乎能聽見心臟顫抖的聲音,不知道是因為急轉的狀況,還是喚起了一點點支離破碎的記憶。重新燃起了對這場戰鬥的興奮,里斯英俊的臉上染上了猖狂的笑容。「吃我這招。」他嚷嚷,再次衝向前,卻看見對方擺出狀似跳舞般的奇妙姿勢。


  『這樣真的達到防禦的效果嗎?』

  『是東方拳法的技巧,放軟自己的身體以因應對手的攻擊。』


  突如其來的記憶讓里斯的前額有些痛了起來,視野也縮小不少,但這不足以擊潰他的戰鬥意志,里斯咬牙,並且說了句:「火焰是沒有縫隙的。」自刀的末端迸裂出火焰,纏繞上整個刀身,但他的砍擊只造成對方輕微的傷害,里斯也因為狀況不佳和用力過猛摔了出去,彼此又拉開一段距離。


  即使物理上的傷害不大,火焰的高溫也造成對方的盔甲融化變形,這才是真正的目的。當然里斯還記得自己在戰場上,他揉了揉前額後連忙爬起,對手沒有打算採取猛烈的進攻,舉起的手甲與類似瞄準獵物的眼睛都告訴里斯他打算採取遠程攻擊,金髮男人在彼此之間燃起巨大的火牆,試圖以燃燒的熱氣干擾對方的瞄準。


  白色的刀刃衝破火焰,直直衝向里斯的眉心,它被里斯的刀刃打了下來,卻也造成里斯的姿勢失去平衡。男人一面驚訝對手的射擊能力,一面看著馬庫斯幾乎在同一時間突破火焰衝了過來,刀刃可及的位置還停在上半身,這表示現在腹部是很大的空隙。


  「果然太大意了嗎。」感覺到冰冷的武器沒入自己的身體,感覺自己的衣衫變得濕漉漉的,腰間的痛楚不僅告訴他被刺中了、肉體也鉗錮著對手的武器。里斯將左手搭上對方肩膀,艱澀地開口:「你的動作……」


  緊湊搭配的近遠攻擊、奇怪的防禦技巧。

  好像那個人。


  自動人偶的行動在短暫的時間內停滯下來,似乎是對里斯的話語產生反應。但火焰無情地從男人的指尖迸發而出,纏繞吞噬著紅色的審判者披風,甚至燒上金屬軀殼,馬庫斯只好放棄拔出刺在里斯身體的武器,下意識為彼此之間拉開一段距離。


  里斯看著對方快速的褪去著火的披風,暴露出掩蓋底下的軀體,從被融化的金屬裡頭也能清楚看見密密麻麻的電線構造。但是一同被褪去的斗篷下卻露出屬於人類的黑色頭髮,這樣詭異的組合讓他下定決心採取下一步動作。


  拔出嵌在體內的刀刃,里斯使用火焰高溫這種暴力的作法促使傷口結痂止血,就快鬆開的手死命地抓住自己的刀。沒有必要對失去武器的同伴造成致命的追擊,但現在他只想確定一件事。男人再次衝向毫無招架之力的人偶,武器往他的臉部一揮,打掉了他從未脫過的面具。


  人偶因失去重心倒跪下來,里斯認為自己似乎在瞬間看到了一張人類的臉龐,纖細精緻的下巴、緊抿著的薄唇、從黑色的髮間透著就要烙印進靈魂的紅光。


  「里斯,馬庫斯要爆炸了。」


  引導者的嗓音劃破這份就要凍結的寂靜,里斯一楞,再次看向馬庫斯時對方的體內已發出幾道強烈的白光。暗叫不妙的里斯只好壓低自己的身體,能在爆炸前拉開距離多遠就多遠。接著熱風在他的身後炸開了,他的身體順著爆炸的威力飛出好幾圈,身體有幾處已失去知覺,也有幾處能夠感覺到金屬碎片正刺進他的肉裡、衣服因血液黏在皮膚上引起的不適感。


  嬌小的引導者對著身旁的侍者說了幾句話後起身。她抱起馬庫斯的頭顱,看了一眼競技場上的慘狀,接著湊近已經無法行動的里斯。


  「你還好嗎?」


  「不太好。」里斯認為自己沒有必要說什麼客套話,他感覺心情複雜,發現自己像是揭露了什麼醜惡的事實一般。他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道:「剛才的那個……」


  「很出人意料吧,這個技能。」


  「……」


  嬌小人偶冰冷毫無起伏的嗓音似乎勾起男人輕微慍火,但是他現在很疲倦,況且引導者也不見得知道所有的事情,他自己也不記得很多事情。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行為又能夠說明什麼呢?但這裡可是靈魂構築而成的世界,他已確信他無意間找到那個人的靈魂。


  「……人偶也會有心嗎?」他問。


  引導者歪著頭,這個問題對她而言太難了。




  「哇,前輩的模樣也太慘了吧。」他的耳邊傳來弗雷特里西著急的聲音,一同奔赴而來的還有伯恩哈德,而里斯現在只覺得眼皮沉重。


  好像在戰鬥挑釁時說了太過分的話,下次再向馬庫斯道歉吧,在意識陷入昏睡之前他這樣想著。

评论(9)
热度(28)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