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陸奧山姥/むつんば】戀人喝醉酒是觸發刑事案件的預兆

※請不要在意標題,這裡什麼都沒有。

※很短,新年語音太可愛的產物。

※阿兼塊陶啊啊啊啊www

※對,我只會腦殘+甜……(已放棄



  正月一日後的三個小時,本丸的餐廳充滿著酒精、喧嘩與不成語句的歡笑。刀劍男士的荒唐行徑在酒精的催發下暴露而出,值得慶幸的是他們現在的主人--全本丸的唯一女性,以及擁有孩子身體的短刀們因無法承受疲憊早已回房就寢。若是這樣的畫面在這些人面前上演,難保幾個小時後這些帶頭起鬨的傢伙們不會被へし切長谷部與一期一振送進廢棄已久的刀解室。


  場面完全失控了。可以這麼說,山姥切国広看見身旁的堀川国広按揉著自己的眉心,對著在桌子前方空出來的位置手舞足蹈的和泉守兼定輕嘆口氣,在他察覺到兄弟刀的視線後,才面有難色地對著山姥切囯広開口:


  「非常抱歉,我會好好地罵兼さん的。」


  為什麼堀川国広要對自己道歉?山姥切囯広不打算探究。正確來說,一向處事正經的和泉守兼定會亢奮成這個樣子是陸奧守吉行所造成的,兩人之間的關係整個本丸都很清楚:說是完全不對盤並不至於,但礙於前主的關係還是有一點競爭與互相調侃的行為存在。


  和泉不敢喝酒,果然跟小孩子沒兩樣啊!還是其實你的酒量很差吧?

  什麼?


  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而和泉守兼定的酒量也像被對方預言了一般,喝下一兩杯就醉醺醺,醉後的模樣也非常地出乎意料。不只一邊灌和泉守兼定酒、一邊還接受次郎太刀邀酒的陸奧守吉行也在其後有了不同平常的笑容,那種黏呼呼的、像剛睡醒時的傻笑,時不時夾雜著孩子般的直率。


  就這樣喝醉的兩人開始了無意義的競賽:划酒拳、或者扮醜表演以愉悅還在食用宵夜的觀眾,失去大晦日那股莊重氛圍的本丸,使兩人完全把這裡當作居酒屋一般遊戲的場所。也不曉得是誰先提議猜拳輸了就褪下一件衣物,就在神智不清的和泉守兼定快要脫個精光之時,堀川国広發揮他做為脇差所擁有的速度,繞到那人的身後,朝著對方的腦門敲了下去,力道毫無慈悲。


  失去競賽對象的陸奧守吉行自然把目標放在次郎太刀身上,但他身上穿著的也只剩一件下著了。次郎太刀贏了划拳,那示意陸奧守吉行必須褪去身上僅剩的衣物。作為對方戀人的山姥切囯広也已經無法忍耐地,在對方完成這種荒唐舉動之前,抓起一向披在自己的布塊丟在陸奧守吉行身上,而視力短暫受到阻礙的陸奧守吉行則慌張地跌坐到地板。


  「怎麼啦?」還沒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次郎太刀只是疑惑地看著山姥切国広,想對方也毫無惡意的後者嘆了口氣,撿起陸奧守吉行落下的衣物,抓著還在跟布塊掙扎的那人的臂膀。


  「沒什麼,他該休息了。」無視身旁被掐著手臂而發出「好痛痛痛痛」之類哀號的陸奧守吉行,山姥切国広只是平靜地告訴次郎太刀他們必須離開。


  「哦哦,那麼兩個人都晚安啦!」單純地說著問候語,向將要離開兩人揮了揮手,次郎太刀又拿起一壺酒往自己嘴裡灌去。



  即使知道彼此都是男人,一般在公共澡堂也會坦誠相見,陸奧守吉行平時的穿著風格也不算保守。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對方毫無防備地在別人面前裸露身體,還是會讓山姥切国広感覺到……憤怒。帶著陸奧守吉行離開充滿喧嘩聲的餐廳,直到聲響逐漸聽不見後山姥切国広才停下腳步,扯下蓋在對方身上的布塊,並將和服推到對方手中。


  「把衣服穿好。」

  「但是……並不覺得冷啊。」

  山姥切国広瞪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想在這種天氣暴斃的話。」


  但他說完後卻又感到沒轍一般拿走對方手中的衣物,放置於地板上,抓起白色的襦袢與配套的細繩,打算親手為對方著裝。雖然是刀劍,但現在擁有的是人類的身軀,可不允許對方輕易地感冒甚至死去。


  也許是對方口氣太過冷淡,還有剛才被掐著的臂膀還有些疼痛。帶著茫然且濕潤的琥珀色眼睛直直地盯著對方,接著陸奧守吉行伸出手碰觸山姥切国広的臉頰。


  「国広,在生氣嗎?」


  有些惶恐的,夾帶著小心翼翼。


  ……別擺出那種表情。


  因手指碰觸的溫熱轉而與對方直視,山姥切国広愣愣地看著對方可憐巴巴的模樣,像害怕被母親責罵的孩子一般。他抿著下唇,盡量不著痕跡的移開視線,以為對方披上第二層的和裝為由,偽裝著有些動搖的內心。


  「我……沒有生氣。」

  因為戀情而帶來的小氣、嫉妒還有佔有欲可能才是真正的理由。雖然原本不打算承認,卻在那樣的目光下敗陣下來。


  在酒精的影響下,思維也慢了好幾拍的陸奧守吉行發出長長的「唔」一聲,接著「嘿嘿」地笑了起來,張開雙臂且擁住對方。他將臉埋在山姥切国広頸窩,有著酒精氣味的鼻息全噴灑在他的身上,輕輕抵在皮膚上的嘴唇似乎能感覺到對方緊張時的脈搏。


  「果然--最喜歡--国広了吶--」


  聽聞對方突如其來的告白,加上一連串的輕笑以及黏膩的撒嬌,山姥切国広覺得自己渾身都在顫抖。而且酒精的氣味、對方身體的熱度都讓他感到腦袋開始暈呼呼的。但是室外寒冷的溫度又將他拉回現實:他並不想在走廊上被同伴看到兩人過於親暱的舉動。


  「是是,我知道了,先回房間吧。」


  伸出手輕輕拍了陸奧守吉行的背部,只好無奈地說著。但抱著他的少年並沒有立即鬆開雙手,宛若幼犬偎在主人的懷中,時不時磨蹭著,頭髮搔刮帶來的麻癢讓他忍不住發出「哼」一聲。


  「……吉行……夠了。」


  山姥切囯広只得拉扯對方的頭髮好讓他終止行為,少年抓了抓散發疼痛的後腦勺,好像對於戀人粗暴的舉動讓他非常不解。



  但是生氣的話是不會叫他「吉行」的。



  將放置於地上的衣物一一撿起,眼看著對方還在發呆,青年只好牽著陸奧守吉行的手。這讓他減少不少疑惑,又開始傻笑起來,將另一隻手覆蓋在牽著的手上,加快腳步跟上對方的步伐。


  「啊。」陸奧守吉行突然大叫一聲。

  「怎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想到還沒跟国広說吶--」少年突然將臉湊近:「今年也多多指教了啊,嘿嘿。」


  山姥切国広似乎能從對方的視線察覺到他所想要的東西,明亮的眼睛帶著期待,揚起的嘴角像在催促一樣。「……啊啊。」垂下的眼睫宣告著自己放棄抵抗,稍微側過身,輕輕地將嘴唇抵在對方臉頰上,在溫度烙印上去前就匆促離開。


  「請多……指教。」


  最後只有說出這樣的回應,暴躁的心跳、失控的憐愛已經讓山姥切国広頭暈目眩了起來,但肇事者似乎沒有察覺,在回到房間的路途上都搭著對方的肩膀,鼻腔哼著不成調的土佐民謠,顯得心情愉悅。




  願新的一年的你也能夠這樣明亮地笑著,以及保有以往的溫柔。


--


然後就是觸發姬初事件了哼呵呵呵呵(靠

评论(3)
热度(15)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