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刀劍亂舞/極短】蟬蛻(山山兄弟)

※ 極短篇(其實是棄文的一小部分)

※ 也許有想要表達什麼也許又沒有

※ 兄弟幼年捏他,親情向

※ 突然覺得這TAG好尷尬哦,是山伏哦。





  那場雨來的非常突然。

  山姥切國廣記得那年夏天,在他尚年幼時兄長及父親共同隱居深山,那日和兄長一同在瀑布旁靜坐,中途下了非常短暫的雨。急著避雨的他們躲進了一棵巨木的樹蔭下,繁厚的枝葉遮擋了大多數的雨水,除了少許無法承受的重量沿著縫隙掉了下來。就是循著空氣裡佈滿的霉味,他在石頭堆裡看見了那個東西。

  他從落葉與小石子堆裡揀起了一隻金黃色的蟲子,它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從未見過這東西的山姥切國廣就像人類的孩子一般,既是發現寶物的驚奇又帶著些許納悶,他小心翼翼地捏起了它,並護在手心裡,接著去找了坐在一旁正在擰著頭巾水分的兄長。

  「兄弟,它死了嗎?」

  聽到弟弟呼喊的山伏國廣先是一愣,接著轉身就看見抿著下唇且一臉不解的山姥切國廣,臉上的表情甚至帶著少許的悲傷。他看見孩子緩慢地將合起的雙手打開,金黃色的若蟲安靜地躺在孩子的掌心。山伏國廣發出他一貫的笑聲,還是少年的嗓音像雨滴落水窪那般清脆,他揉了揉山姥切國廣的髮絲。

  「カカカカカ,兄弟不用擔心。」溫度從髮梢蔓延到頭皮,那使孩子安心不少,他眨了眨清泉般的雙眼,靜待兄長下文。

  山伏國廣說:那是蟬蛻。若蟲在地底裡蟄伏了十七年,最後破土而出,褪去過去在土裡生活的姿態羽化成蟬,在盛夏裡為了繁衍下一代聲嘶力竭地歌唱著,最後迎接死亡。

  「那還真是悲傷的故事。」山姥切國廣垂下眼瞼,說出此言盯著若蟲留下的殼,它非常輕薄,且看起來十分容易弄碎。孩子蹲下身來撥開落葉堆與石子,並用著稚嫩的小手開始翻著泥土。

  山伏國廣先是歪著頭,將頭巾置於一旁也跟著蹲下身來,他笑了笑:「カカカカカ,這算是悲傷的嗎?」

  「有人的日子很長,但都是空度光陰;有人的歲月很短,卻過得比一般人精彩。」小小的僧侶開始學著他們父親的口氣,接著他又道:「拙僧認為一生若能有一次所求,那便足矣。」

  小小的孩子先是盯著兄長的側臉,又把眼神望回小土坑上,他們一同將蟬殼埋進了土堆裡,並拉著手回到歸處。





评论
热度(4)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