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刀劍亂舞/極短】那個人的愛刀與愛銃

※ 原本想說等到舊曆再來煩惱,卻忘記霓虹那邊早改曆了,失算www

※ 龍馬生快,雖然沒什麼關係((((

※ M2捏造有

※ 冷兵器是男性,熱兵器是女性,這樣的設定

※ 太久沒寫文了不只短到靠腰還各種病句

※ 末段輕微陸姥

※ OK往下





  我的名字是Smith & Wesson Model 2。

  高山晉作贈與坂本龍馬,被後世稱為坂本龍馬的愛銃。

  M2,這樣稱呼我就可以了。



  當被凍結的河水再次流轉,褪去寒霜的大地再次長出新芽,我與陸奧守吉行在相同的時間甦醒,抵達這個被稱為「本丸」的地方。吉行受雇於審神者,被賦予歷史保護者之由,藉著她的靈力化身為人型。

  於此作為吉行附屬武器的我,被綁附在他的腿側,跟著經歷無數場戰鬥。不得不說作為商家的守護靈,即便厭惡鮮血在戰場上卻仍然保持著冷靜的態度與理智下決策,本以為誕生於武士道精神的日本刀,會因尊尚禮義精神而讓性情軟弱。


  兵器本用於殺生一途,在帝國主義背景下出生的我,只作為侵略與毀滅的作用,因為殺傷力不夠強大,在工業技術日益發達的那時遲早會被汰換掉。

  但日本刀的愛,會跟著武士道跨越死亡。

  那是我後來才了解的。


  在本丸的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入秋,不知道是誰將樹的顏色塗上鮮紅,秋之景趣與龍馬喜愛的黎明之色異常相似,「日本國的日出」是我們之間共同的回憶。結束當日執番的吉行,將身軀清洗過後便湊到本丸大廳,幾個同伴目不轉睛地盯著放置於此的老舊電視機,看著新聞台歌頌著他們的偉人。


  「陸奧!這就是你的前主嗎!好帥氣吶!」

  「是啊是啊,他啊,是個非常厲害的人唷!」


  他幾乎是帶著尷尬強裝著笑容,保持鎮定地離開大廳。

  當他踏進房間拿起我的時候,雙手早已禁不住顫抖。


  十一月十五日,坂本龍馬誕辰日。其實也不是這個時節,但日本國的曆法早在好幾百年前更改,大概是過於巧合,才選擇舊曆作為紀念的日子。

  因為這天也是龍馬的忌日。


  對坂本商家的守護刀來說,親眼看著他們的孩子死於眼前,武士種子深埋的靈魂,因未盡護主之責的痛苦,是我永遠也無法得知的事物。其實吉行鮮少在別人面前提起龍馬,也許是害怕一直以來隱藏起來的、深刻的疼痛會在瞬間潰堤。


  當我們沉睡於紀念館數百年,再次在這裡被喚醒時,我能從他握著我的手感覺到他雖然懵懵懂懂、卻想要守護什麼的決心。他也曾經對誰說過:龍馬的意志絕不容許被溯行軍給毀壞。從商家守護刀升格為守護這塊土地的付喪神,那便是陸奧守吉行宏大的野望。


  要是被新選組看到這副模樣的話,肯定會被叨絮的吧。


  「很難看吶,吉行。」是女孩子的嗓音。


  他看著我,或許也不是,直到他口中吐露著不確定的:「M2……?」


  「是唷,一直在你身邊呢。」

  「這樣啊。」


  他看著我的眼睛,從他眼裡的倒影能看見我模糊的身形,也許是因為鮮少以付喪神的模樣現身,靈力薄弱地無法架構形體,但那不重要。少年的臉龐露出逞強似的笑容,或者……也有一點點心虛。


  在他面前的,被譽為在寺田屋事件裡坂本龍馬用以作戰,全身而退的功臣。

  陸奧守吉行,被歷史學者認為在近江屋事件,目睹坂本龍馬死亡的見證者。


  所以銃比刀更強,是因為銃有著足以保護主人能力。對坂本龍馬的愛刀來說,那句話不只是時代革新的證明,也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下著赤裸裸又血淋淋的詛咒。


  吉行扯下紋著青海波的頭巾,試圖讓劉海掩蓋起琥珀色的雙眼,彷彿下一秒他的精神就會崩潰。


  「在龍馬的生日擺出這種表情,很糟糕哦。」

  「哈哈……說的也是吶。」


  可是眼淚啊,總會不自覺地掉下來。

  懷抱著他的理想情懷的你,也變得跟他一樣愛哭了吶。


  「一直想說,不是吉行的錯啊。因為那個時候阿龍在,才有足夠的時間逃脫的吧。」嘗試挽起散落的劉海,卻被不自在地蓋了回去,吉行頓了頓:「不是吶,M2也非常厲害啊。」


  「唔?真的嗎?」

  「只能裝六顆子彈、火力也不怎麼足夠的我,遲早也會被吉行討厭的吧。明明都有我了還想使用大砲,其實吉行更喜歡大胸部的姐姐吧?」

  「……啊?」

  「對吧對吧,你喜歡大姐姐型的。」

  「……」


  突然改變的氛圍好像讓他不知道怎麼反應,連流淚都暫且忘記。小麥色的肌膚剎地刷上紅暈,陸奧守吉行掩著自己的嘴部猛然咳了起來:「那個……大姐姐什麼的……咱、咱不是那個意思啦!」


  「是嗎?那好吧……好不容易能這樣跟你說話了,作為被景仰對象的我也會覺得很困擾吶。」

  「明明你才是被龍馬所喜愛的,獨一無二的刀啊。」


  外型如船體一般的日本武士刀,蘊含著日本的海洋文化與獨有的工藝技術,還有對於所有事情的愛與包容心。那是在工廠被量產的我,所不能體驗的事。


  「所以我也一樣,無論是亂刃也好直刃也好,也會非常非常喜歡吉行的。」


  太多的言語因無法正確表達,也許剛才的話語都顯得雜亂無章吧。一向包覆著我的手,默默地蓋上頭頂,像是在撫摸小動物一般揉起了頭髮。


  「哈哈哈,總覺得被說了不得了的話。」

  「謝謝妳唷,M2。」


  秋日午後的陽光,有著剛烤好的紅薯溫暖的氣息。有人踩著穩定的腳步步向這裡,而我只好躲回拳銃,房間的另外一個主人拉開紙門,將泡好的茶與烤紅薯擺放到房間的小桌上。山姥切囯広原本绷緊的眉間似乎在進門後柔軟了下來,將我放下來的吉行馬上湊到桌邊。


  「哇好香,謝謝。」

  「那個……」

  「嗯?」


  另一人默默地盯著他,隨即移開目光。


  「沒什麼。」







  『那個啊,果然吉行是喜歡年長型的吧。』


  陸奧守吉行將嘴裡的茶全數噴了出來。
  





懷著羞恥心發布了,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預想是……兄妹吧。

刀艦混雜世界觀。所以冷兵器是男性,熱兵器是女性,所以小型手槍的M2就……蘿莉囉。原型是想採用馬爾濟斯,大概外表是軟妹,實際上是天然黑(本人無自覺),戰鬥時很冷血的女孩……吧。

其實當初這個設定為的就是那句「比起我你果然更喜歡大胸部的姐姐吧」(靠

可是寫這個設定也很猶豫,親熱的時候M2都在旁邊看啊我的媽(閉嘴


评论
热度(7)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