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近江屋的幽靈們(陸奧守吉行/山姥切國廣)

✿ 三創,原設定來自カザキ
✿ 採用吉行在近江屋就燒失的說法,但事發當天有沒有失火我不知道。(幹不專業)
✿ 我、我只是想推女神家的陸姥&創作沒經授權單純寫爽的哪天會刪掉也不一定【。】,我真的很過意不去但是好萌啊嗚嗚嗚嗚(抱頭)


——


  京都又下了一場雨。


  黑色的皮靴踩在被浸濕的土壤上,空氣裡盡是腐朽的霉味及炭火燒焦的氣味,混合而成的氣味是有了幾分的頹敗。陸奧守吉行皺了皺鼻子,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盯著事發地點,一場大雨阻止了燃燒近江屋的火勢繼續蔓延,似乎也在哀悼在此犧牲的亡靈們。


  第三萬六千六百三十七次。

  這已經是他在這裡第三萬六千六百三十七次的見證。


  自從那一晚陪著他最後的主人在近江屋迎接死亡,被火焰吞噬的陸奧守吉行便一直留在這裡,他的時間在慶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的早晨至晚間不斷地往返,一次又一次見證他該守護的人在他面前死去,也一次又一次地感受被火焰攀上身軀的痛苦。


  再後來他換上了他的衣物,用以弔念他最後的主人,屬於坂本龍馬的黑色羽織與衣裝在這種場合裡宛如喪服一般,哀傷地歌頌起那人的英偉。而駐留於此的付喪神不知道的,是這件事卻加速了他主人宿怨的達成。


  陸奧守吉行很長一段時間沈浸在失去、惋惜與自責的洪流之中。他痛恨起自己在一次次的喪禮裡卻無能為力改變,痛恨在事發當晚沒能保護那孩子,作為坂本家的傳家之寶,也作為坂本龍馬所喜愛的兵器之一。


  直到一群被稱為時間溯行軍的幽靈出現在這裡,他們渾身發散著紅光,有著潮濕黏膩的黑髮,身體是扭曲歪斜的骨骼,或是接上其他動物的軀幹,他必須承認他們長得並不好看。他們一般是沒有自我意識的行動,更像是憑著本能在獵物以及保護著什麼。


  陸奧守吉行並不了解這些傢伙的目的為何,只知道大部分出現在這裡的溯行軍正保護著坂本龍馬,他們與自己相同的心情。這對已經被燒毀大部分刀身的他來說無疑是件好事,沒有任何戰力的陸奧守吉行多數的時候選擇坐在房間的屋簷上旁觀,偶爾用那把Smith & Wesson No. 2 朝著來阻止的人員開槍。


  有時候,他會看見另一個自己。


  他不明白為何那個「陸奧守吉行」會選擇龍馬的死、為別人效力,作為坂本家的守護靈更應該留守在他們孩子的身邊,更應該保護他們的孩子不受到侵害。但每每在他要舉起Smith & Wesson No. 2朝著另一個自己開槍,左臂便會像焚燒著的疼痛,且傳來蛋白質燃燒時的氣味。他會疼得在地上打滾,用僅剩下的右眼看著那位「陸奧守吉行」,他帶著悲傷卻又像是釋懷的笑容離開近江屋。


  也許是諷刺吧。

  他想著。


  後來他便不再插手屋子內所發生的事情,每當坂本龍馬又一次再他眼前死去之後,被火燒出的傷口疼得無法忍受的時候,陸奧守吉行會跑出屋外,讓滴落下來的雨絲減緩焚燒著的熱度,或者是一方面在雨裡痛喊著。


  回憶為期不長的八個月裡所感受的快樂。

  也許他只是非常寂寞,才會在這裡徘徊不去,並且反覆著詛咒般的日子。


  雨還沒停止,但他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人在他身後撐著傘,那是與一般的改變部隊相去不多的形體,但他似乎無意和那些士兵一起保護龍馬,更甚說,他一直跟著陸奧守吉行,如本能一般。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的傢伙,陸奧守吉行稱呼他為打刀先生,他手裡握著的兵器已經無法讓人辨別他的刀所屬何人,是哪個刀工,僅能從長度與握法來看能辨認這位是一把打刀。最開始他對這位打刀先生是止不住的好奇心,但可惜的是打刀先生並不會說話,最多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吟,他的問題幾乎得不到回應。


  後來打刀先生一直留在他的身邊,只要他到哪裡就會跟到哪裡,就如那時他跟隨著龍馬四處闖蕩,而他偶而像是想要碰觸般地伸出他被骸骨纏繞著的肢體,最後在自己的注視下停止了一切動作。

  「唔?怎麼啦?想要碰碰咱嗎?」

  不曉得是第幾次發生這樣微妙的情況,被燒毀的那把打刀似乎忍不住了,他發出屬於少年的乾淨笑聲,向著他所謂的打刀先生湊近,當然沒有得到任何答案。也是,他們一般是沒有自己思考能力的。

  但那一次也造就他們的第一次碰觸,若要問起陸奧守吉行這麼做的動機他也不太明白,在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脫下自己的皮手套,手掌撫上那位打刀的臉頰。傳到掌心的溫度是屍體般的冰冷,而陸奧守吉行卻也意外地發現:打刀先生的軀體雖然因為墮化而過分地扭曲與變形,但他的臉孔還算是精緻,死灰色的頭髮也比他想像的柔軟許多。

  「嘛哈哈哈!這樣挺奇怪的嘛!」
  他笑著,卻很快停了下來。

  從那雙泛著紅光的雙眼他看見了,溫暖的液體從那裏滑了下來,最後滴在自己的手上。曾經流過無數次淚當然也能夠了解這是什麼情緒,但是打刀先生的表情比起難過,看上去更像是「茫然」,或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這個突如其來的情緒究竟是什麼。

  因為他什麼也不記得了。

  陸奧守吉行愣了愣,動了下指腹,試圖在打刀先生的淚水再次流出來之前抹去他們的痕跡。他又笑了笑,說著「怎麼會哭啦」一邊哄孩子般地將他摟進懷裡,並且隔著那塊黑色且破爛的布料揉著軟軟的髮絲。雖然,打刀先生的身體只是持續僵硬著,沒有做出對此做出回抱與其他撒嬌的行為。


  自此之後他們開始親密起來,不如說是陸奧守吉行單方面釋出友好,打刀先生對於這些行為一般是困惑著的(也許這只是陸奧守單方面的解讀,打刀先生什麼也感覺不到也不一定),但他卻覺得對方非常的……可愛。


  只是想著:這樣也許也不錯,在日復一日中有個人陪伴也好。


  陸奧守吉行站了起來,對著撐傘的身影露出一個笑容,忍著疼痛紋身,也不顧一身雨水便擁抱了打刀先生。「咱不會有事的。」他喃喃著,雙手像是在尋求安全感在對方背部游移,似乎這個擁抱能夠減緩疼痛,接著他將臉埋在打刀先生的頸窩,再從那裏發出低低的笑聲,感覺對方的身體因為如此而緊繃、緊張。


  吶、是什麼時候學會,如同戀人般的親密行為。

  只是太過寂寞罷了。


——


字數:2251字。

文筆與話癆(?)嚴重需要復健的我(掩面)

別問為什麼第一篇寫這個【。】,看了土佐猫(陸奧守版本的銀猫)覺得還是、寫完它好了,但又感覺Kazaki桑應該會用這個梗出本寫得蠻心虛的我,看到圖我的腦內就是浮現這樣的感覺:


因燒失而保留著孩子氣的陸奧守吉行(但切開來是黑的)

以及

因墮化失去情感與記憶,卻本能地想要保護對方的山姥切國廣


救命好可愛嗚嗚嗚嗚嗚嗚但官方真的實裝近江屋事件我就不敢丟他們去了啦,寺田屋事件還可以考慮(???)

朋友吃安利嗎(誰理你)

&解釋一下我兩個都喜歡但吉行可以玩的梗明顯比較多

评论
热度(15)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