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Nagao(長船長義山姥切/山姥切國廣)

段子,算是靈感和想法的紀錄,無CP,本科視點

本科山姥切私設,坐等官方打臉(X)

因為都是長尾顯長的刀故稱作長尾組,感覺比較親切。



公式如下

山姥切 + 堀川國廣 = 堀川派 山姥切國廣

「所以你的閃光其實是堀川先生?」審神者顯露出驚恐的表情。


天正十八年二月

我會記得那年春天冬雪消融,而你山姥切國廣,便是融化冬雪的暖陽、破殼而出的新芽。


天正十八年五月

「非常感謝你,堀川先生。」

「我倒是沒想過會再接受長尾大人的依賴一次。」

甫完成的刀銘還傳來一些疼痛,有時候覺得可笑的是自己的銘居然不是長義先生所刻上的。


長船尿性

「山姥切國廣,看看你自己的樣子。記得在下以前的叮嚀吧?把自己弄得髒兮兮這樣像話嗎?褲子都破了也不補起來,還有這件羽織居然這麼髒,作為堀川先生的最高傑作你還是切腹自殺聊表歉意吧,你已經四百二十五歲了還像個孩子讓人操心……啊等等、不要哭啊……」


時光飛逝

「武器的付喪神成長得比一般的付喪神還要來的快,因為從斬殺中取得的靈力更強烈,不知不覺間那個小不點都進入青春期了啊。」

「我並不認為那種自卑是因為青春期造成的。」


往事回憶

「以前的國廣非常可愛,曾經有一次和他的兄長去修行從山林間帶回一隻受傷的野兔,但那隻野兔沒撐過當天晚上,國廣還因此哭了很久。還有啊……」

「……不要……再說了……」來自少年Y的崩潰發言。


初次乍到

「總覺得本丸裡的每個人都對在下抱持著敵意啊。」


歸屬

「對於堀川先生在下只有感謝,是長尾大人與堀川先生賦予在下歸屬感。過去的在下不停地在流浪,雖然在下所建立的事蹟總被世人誇讚,但終究是把無銘刀而已。」

「有時候會想著自己究竟是不是屬於長船。」


名字

那大概是像枷鎖一樣的東西。


想對你說

我們長得並不像,國廣。

所以取下你那塊白色布料吧,如同我初次看見你時冬雪融化那般。

讓你的驕傲你的自尊你的自信,全數,破殼而出。

因你是在初春所生的幼芽,沐浴在暖陽之下的孩子。


稱呼

「很久以前你好像是喊在下長義哥哥啊,國廣。」

「……那種丟臉的稱呼實在不想再說一次。」




後言:

覺得他們關係應該不差啦,長義可是看著切國醬長大的(?)所以長義同學肯定是來爆切國醬萌萌黑歷史的存在(不要###)

還蠻希望是美青年+美少年這樣的,靠這樣好像APH的鯨組……莫名一種父子感或者兄弟感的感覺吧,銘都是堀川國廣刻的了,所以算是堀川家養子囉(什麼理論#)

评论
热度(31)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