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700話延伸三則(火影)

#觉得爱殿和小孩子相处应该很温柔,可是他没有小孩,好吧那就play别人家的小孩。
#一则是鹿代单箭头我爱罗、一则是博人与我爱罗,照惯例【……】最后是鸣人与我爱罗。
#严格说起来只有第一则有确实的CP向。
#由於最终话的关系心灵还在复健期……但应该不会太晚了结。



01.
Shikadai→Gaara

  多麼想成为天上的云。奈良鹿代将铅笔放在人中与上唇之间,一边趴在桌子上一边望著窗外蔚蓝的天空,虽然他的面孔长得和母亲比较像,但思维多数是遗传至父亲。

  也许是有整天毫无干劲的老爸与正经剽悍的老妈,奈良鹿代比同龄孩子还要来的成熟,无视一旁屡次想找他说话的博人,以及讲堂上讲解生物奥秘的油女老师。啧,真无趣。接著他开始在自己的笔记本内随便勾勒几笔,涂抹出一个小小人……接著又用力的擦掉,另一边的伊野倒是惊恐地看著平常懒散的鹿代居然在做笔记,再来像是不可思议般地往他自己的本子写了什麼东西。

  “那麼,今天的课提早结束……”接下来油女老师的话语被学生的欢呼声淹没了。

  对学生而言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是最渴望得到的话语,但同时经过很废的一天也觉得很空虚。接著位於鹿代邻座的博人突然大喊一声:“嘿,我今天要教你们一个非常厉害的恶作剧!有没有人要跟我一起来!”

  如果是平常奈良鹿代会理会漩涡博人的机率不超过百分之二十,反正漩涡博人不管做什麼都会被那个疑似有N只眼睛的七代目火影逮得正著,连分析都懒了,博人被修理的机率是百分之百。但由於今天的特殊性,於是奈良鹿代手一指:“博人,你是白痴吗?”

  想要在今天让你老爸丢人现眼你还是省著点吧。

  “今天可是五影会谈的日子,村子里可是戒备森严的。”
  “所以才要选在今天啊!在他们面前钻漏洞才是忍者嘛!”

  啧。
  奈良鹿代给出一声表示不屑,而旁边的伊野则出声避免他卷入如此麻烦的事件,当然他使用的理由是另一件更麻烦的事情。於是乎鹿代同学直接装病回家,反正主要战力的“蝶”也跑了嘛。

  五影会谈啊……
  烦死了……

  由於心灵提早进入青春期所以鹿代同学基本上是顶著大姨妈脸回家的,装病也必须像一点,当然回到家不超过三分钟鹿代便开始后悔了这个决定。


  “……欢迎回来……又长大了啊……”

  “啊!”……OAO?!!

  舅舅为什麼在这里?!!!奈良鹿代保持冷静绝对不能被我爱罗舅舅的笑容给蛊惑用你聪明绝顶想想你爹的死鱼眼你妈的可怕的唠叨功力还有你最讨厌的修行和食物……为什麼心脏很是跳那麼快啊冷静下来好吗?

  “我爱罗舅舅……你在啊……”很好成功扳回死鱼眼但是效果完全不对。

  “喂鹿代,有礼貌打声招呼啊。”

  “哈罗。”……这什麼超不屑的语气……好想死。鹿代同学外表努力地维持死鱼眼但内心已经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了。

  ……不过他的好舅舅不会介意的吧?一双遗传手鞠的凤眼偷偷瞄了一下那个红发的男人,接著看他刚上完厕所回来的勘九郎舅舅提示他们应该去开会。

  啊……要走了啊……墨绿色的眼睛难得闪过一丝丝的失落,虽然他和舅舅基本上也不会一起聊天,但看著就已经很满足。

  “下次再带礼物给你吧。”鹿代感觉到有一双手轻拍了拍他的脑袋,男人温润的笑脸遮住了阳光,整个逆光效果将我爱罗的脸美化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
  “……你在那里发什麼呆?”
  “……没什麼。”




02.
Boruto & Gaara ( & Naruto )

  例行五影会谈终於结束,战后和平协议也开始正式开始实行,没有战争的世界,已经达成了。

  下午两点的木叶非常炎热,毒辣辣的阳光照射所有人身上都觉得皮肤异常燥热,光线刺眼的不想张开眼睛。

  有个孩子从街道的另一头跑了过来,那头向日葵色的头发和矢车菊蓝的眼睛以及脸上的胡须胎记,一看就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博人背上背著一大包的袋子,导致跑到位时整个人气喘吁吁,原本以为他是带著清扫工具来向父亲在影岩上涂鸦的事情忏悔的,结果他们的小博人却对著五代目风影跑了过去。

  “我爱罗叔叔!”
  “不是告诉过你要喊风影大人的吗?”一旁的木叶丸大喊。

  当事者一脸疑惑的看著孩子的监护人,见后者也是一脸纳闷。“怎麼了?”我爱罗蹲下身子尽量与孩子的双眼平视,接著博人看了看他父亲一眼,鼓起了腮帮子。

  “带我去砂隐!我要离家出走!”

  我勒个去!木叶丸不禁在心里吐嘈果然木叶意外性第一的忍者他的儿子也是这麼意外性第一吗?还有这种话当著你老爸的面说不太好吧?鸣人显然脸已黑掉了,不管那是黑线还是愤怒。

  “喂!博人——”正当鸣人打算去把自家的小鬼拎回来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到博人扮了个鬼脸(但神色却有点害怕)往我爱罗的方向一缩,让男人的身子可以遮住父亲对到自己的视线,我爱罗看了鸣人一眼,接著……

  他带著博人砂瞬身走了。

  几乎是瞬间的事情,过了几秒后大家才反应过来——我靠靠靠五代目风影劫走七代目火影的儿子啊!!这可是严重到可能会让和平时代再次瓦解的事件!其实也懂两影之间的交情所以博人一定没事其实主因根本是博人说那种话让火影大人颜面扫尽——木叶众不禁看向他们的领袖,鸣人面无表情但拳头倒握得很紧,接著他笑了一下:“大家先回去吧,我知道他们在哪里的。”

  ……妈妈啊火影大人笑得超级牵强的。


  而另一方原本以为我爱罗答应自己的博人在砂瞬身停止下来的时候看了看四周,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在木叶忍者村内,他满脸疑惑地看著红发的男人,闷闷不乐地说:“没有要去砂隐吗……我爱罗叔叔……”

  我爱罗温煦地笑了下:“没有。”当然看到小孩子明显不开心的表情,呐,果然和以前的鸣人很像啊。接著他又道:“为什麼想去砂隐?”

  “和老爸吵架了。”
  “……砂隐的夜晚很冷……”
  “没有关系的!”
  “水资源缺乏,没有办法玩水和正常洗澡。”
  博人似乎有点犹豫了:“……没关系。”

  我爱罗忍不住用食指戳了一下博人的鼻尖:“见不到妈妈和妹妹,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博人愣了愣,似乎没有办法回答,从长长的“唔”声中大概可以得知他的焦虑,我爱罗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指著博人身后的影岩山,早上他所喷的红漆还留在上面:“你做的?”

  “嗯……”孩子尴尬地搔了搔头。我爱罗的表情看上去非常怀念,他说:“父亲……的确是混蛋。”

  平常老师与妈妈都要他体谅老爸,第一次听到有人认同自己,博人像是想要证明什麼的大喊:“对对对!老爸是混蛋!”

  我爱罗绿色的眼眸盯著影岩山,云淡风轻地说:“我以前也做过。”

  “咦?”孩子倒是非常吃惊,因为稳重的风影大人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涂鸦肖像吗?”

  “不是……砂隐没有影岩山。”我爱罗的眼睫垂了下来:“恶作剧……不,也许那是比恶作剧还要恶劣的事。”

  ……

  孩子没有办法理解我爱罗的话语,只能睁著矢车菊蓝色的眼睛看著他。再来博人感觉到有人将他捞了起来,如此熟悉的感觉让他开始挣扎:“老爸!放开我啦!”

  鸣人老早就站在他们附近,也听到对话,也许是碍於友人在场所以没办法凶孩子,又也许是因为罪恶感……鸣人稍微调整一下抱著博人的施力点,安抚性对著自己的孩子道:“好啦……好啦……”

  博人虽然安静下来了但看上去并没有多高兴,鸣人咬了咬牙,接著又说:“呐,我突然想吃一乐拉面,博人,一起去吃吧?”


  孩子的眼睛开始充满著不可思议:“真的吗?”看到此鸣人露出一抹笑容:“嗯,真的。”接著看了一眼自己的友人,思考了一下才开口:“我爱罗也去吧?我请客。”

  只是些微的变化,我爱罗的眼睛似乎有一瞬间闪过不可置信的色彩,但很快便恢复正常:“嗯。”

  和老爸一起吃饭的时间原本就不多,博人还想要趁乘追击一下,他扯了扯鸣人那件火影袍:“那个……老爸……”

  “怎麼?”
  “吃完拉面……我……还想去公园玩……”

  ……
  “好啊。”
  “你跟我一起去哦?”
  “……嗯。”

  得到父亲的允诺,孩子的脸上绽放著向日葵般的笑容,心满意足地在自己父亲身上蹭了蹭。

  “太好了呢。”在父亲身上难以得到的,现在上演在自己眼前,我爱罗觉得画面有些炫目,再来他看著博人对他比著一个胜利手势,自己当时肯定也笑了吧。

  “目的地一乐拉面!鸣人列车,出发!”
  “老爸你真无聊耶!”
  “少罗唆!”




03.
Gaara & Naruto

  黄昏的日光喷洒在木叶的街道,将所有的东西镀上一层茜色,让旁边人的脸颊看上去柔软几分。

  博人累得睡著了,鸣人将自己的火影袍脱下来小心翼翼地盖在孩子身上,将博人往自己的背上掮著,睡著的孩子不比平时的捣蛋胡闹,鸣人省心了不少,也怕吵醒孩子所以声音变得轻柔。

  “那个……我爱罗……谢谢了……关於博人的事……”

  我爱罗面无表情地看著他:“如果真的要聊表谢意,那就将进口关税调降吧。”

  “啊?!”鸣人愣了一会,接著才回神道:“等等……你是在……开玩笑?”

  我爱罗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但他的眼睛里似乎有著笑意:“如果你愿意。”这倒是引来鸣人的咕哝:“你是什麼时候学会开这种玩笑的啊?”但想想对方在影的资历上可是前辈,也没什麼好奇怪的。

  “我是不是……非常失败?”
  “……你指什麼?”

  向晚之时的风徐徐吹著,我爱罗的头发因为失去离子夹的效力而乱翘了几搓出来,他伸出手将它们塞往耳后,但有些因为太短而随意地悬挂著。

  鸣人慢慢地开口:“……所有的事。”想起博人的恶作剧还有他们的对话,鸣人的神色黯淡几分:“……连你也那麼说。”

  我爱罗眯起了眼睛,那使他的黑眼圈看起来像是巨大的窟窿。“对孩子来说,你的确是很糟糕。”就如那时的自己只能看著父亲的背影,孤独的抱著小熊,祈祷父亲也能放下手边的工作来抱抱自己。

  “果然啊……总觉得很多事都力不从心……”鸣人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麼在意,不过闪烁的眼睛却让这个努力失败了。


  我爱罗想他究竟在眼前这名男人的身上看见什麼,比起初次见面的吵闹,平时温暖的笑脸,还是过去还没当上火影前的肆意张狂。

  我想是时间让你褪色了,鸣人。你的色彩不再像过去那麼鲜艳,你的心灵似乎被太多的事物弄得衰败,连最初的忍道也开始迷失。

  明明以前的你是有话直说。

  见我爱罗没有说话大概是表达默认,鸣人尴尬地笑了一下:“抱歉……说了这些话,有些事情不能和女孩子说的嘛……不想让她担心。”

  “所以我只能想到你。”因为我们是如此相像,所以你一定能够理解的吧。

  我爱罗正对著鸣人面站在他眼前,双手的食指戳向他的嘴角,接著往上拉,手指的冰凉与指甲的尖锐透过脸部的神经传递到脑髓,鸣人的眼睛直对著我爱罗的双眼,试图理解这莫名的举动。

  “……会有好事……发生的……”所以请微笑吧,别再露出那种让人讨厌的表情。

  貌似鸣人他也曾经对谁这麼说过:“……谢谢。”鸣人轻笑了声。

  我爱罗的嘴角也弯出了一道不明显的弧度,葡萄绿的眼睛不晓得是充斥著怎样的情绪。

  不知不觉就到了鸣人的家门前,他的住所是木叶修葺后所改造的那间,而里面现在住著四个人,不再像过去一样只有他,而现在那里的窗口也透著温黄的灯光。

  “进去吧。”
  “嗯。”

  其实不该去质疑的,鸣人现在的想法,也许他只是有点疲惫而已,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的。

评论(6)
热度(37)
  1. BG美好的話我要BL幹嘛夏歐✿ 转载了此文字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