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母親節(我愛羅/鳴人)

首先几点。

死蠢没药医,文章没重点。
没有CP。
副标题其实是《爱就是拉面》。
大概是没什麼大纲所以拖很久(远目)
设定是原作四战后日常。




Happy Mother's Day

Naruto & Gaara




  刚上桌的拉面蒸腾著氤氲水气,白蒙蒙的一片掺杂著味噌的味道。

  现在整个世界陷入一种恐慌症,正确来说是对早没妈的孩子而言的恐慌。红色与白色,只有一个人生状态的差别。

  漩涡鸣人,无视人家兄长的怒吼,目前与他那来自砂隐的好友一同坐在一乐拉面店内,这算是他从某个姓海野名伊鲁卡的忍者那学来的待客之道,不管有事还是没事,就是要和亲朋好友吃拉面。又或许是,来自童年的阴影依旧深深影响著他,一乐拉面就是他以前取暖的地方。

  说到伊鲁卡,某个金发忍者就哀怨了,他烦躁地道:“从忍者学校毕业以后就没画母亲节卡片给伊鲁卡老師了啊,话说现在伊鲁卡老師肯定是在忍者学校让那些小屁孩画卡片。”

  简直幼稚地像妈被抢的孩子。

  倒是我们呆萌的五代目风影虽然一脸镇定,但世界观很明显被刷新了:“伊鲁卡……是女的?”

  “喂喂不是啦,我以前父亲节和母亲节的卡片全送给伊鲁卡的嘛!砂隐没有这样的活动吗?”

  “没有。”斩钉截铁。

  哦好吧,砂隐的木材资源有限,哪来多余的纸画卡片。金发忍者没有出声,再度看向其他处那些充满“妈妈吃这个好吗”、“别太累了妈妈”、“妈妈我帮你按摩”种种声响,鸣人吸了吸鼻子,瞅著自己放在桌上——那朵向山中家买来的白色康乃馨,总觉得周围各种羡慕嫉妒恨。

  於是金发忍者再度哀号:“为什麼非得分颜色不可啊!就像温泉非要分男汤和女汤一样讨厌!”

  喂,同学你吐了什麼暴言。

  红发风影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担任一下吐嘈役,但是又觉得这样太失礼,原本要碰触鸣人的肩膀表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但手就这麼停在半空中,也许是被金发忍者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吓到了。

  倒是漩涡鸣人继续泪眼汪汪,一脸“你还不快来安慰我”的蠢样,我爱罗只好按照剧本在他的肩膀上友情地拍了两下。

  谁叫他们都被原作作者设定成童年失败组呢。

  好了,好汉不提当年事。现在重点回到拉面。只要一提到拉面金发忍者的嘴巴就像机关枪哒哒哒停也停不下,如果说佐助是蛇博士我爱罗是金博士那这位漩涡同学肯定是拉面博士。

  从拉面的起源说到面条的粗细,再说到味噌的种类,中间插了句还是一乐最好,直到说到栗子口味的拉面让友人瞪了他一眼表示被雷得外焦里嫩。


  “啊……哈哈……”鸣人乾笑几声,接著用筷子夹起碗里的一片鱼板,巧妙地转移话题:“这个嘛……话说我的名字是好色仙人某天吃拉面想到的啊,”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怀念:“他第一本书里的主角,就叫Naruto。”

  “然后,我的父母就用了那个名字。”鸣人将那片凉掉的鱼板放入口中,连带塞了几口温热的拉面。那是好色仙人以及父母对自己的期望,能够像书里的主角一样,贯彻自己的忍道……虽然这个名字总是被拿来作梗。

  “好色仙人……?”我爱罗纳闷地看著鸣人,后者才想起这个称呼是自己取的绰号,我爱罗大概没听过吧。

  “就是木叶三忍的自来也啦。”
  “……那不是亲热天堂的作者吗?”

  鸣人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脸全红了,他著急地大叫:“不是不是!绝对不是那种主角!不要不相信啊我爱罗!我身上有《百炼忍传》的!你看看!不准笑啦!”

  其实五代目风影的表情依旧面瘫但是他闪烁的眼神背叛了他,鸣人看了看才明白原来自己被友人戏耍,於是不甘心地搭上我爱罗的肩,道:“那我爱罗也说说自己名字怎麼来的啊?”

  “爱著自己的修罗。”依照夜叉丸告诉他再说一次,顺带一提也是岸本式标准回答。

  鸣人顿了顿,似乎是回忆起我爱罗过去的样子,他乾笑了下:“也许……也许也不是那麼悲伤的意思啊。”

  “记得吗?我是阿修罗的转世,就是辉夜奶奶的儿子。虽然资质平庸,但是有很多朋友的那个……呃……爱著自己……对!就是自恋的阿修罗的意思!”

  这种歪理大概只有鸣人说的出口,但我爱罗也不怎麼在意,虽然口头警告“别拿我名字开玩笑”,但语气倒是挺轻松的。

  鸣人又拍了拍我爱罗的背,道:“不过,也别想那麼多啦!父母肯定都是喜欢自己的小孩的嘛!肯定还有其他爱著你的表现啊!”

  “爱的表现?”
  “对啊,像我爱罗一脸面瘫……咳,沈著,但总是用砂盾默默保护大家嘛!你的父母可能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虽然蛮想吐嘈鸣人应该是“爱在心头口难开”而不是什麼“刀子嘴豆腐心”,娇羞和毒舌傲娇明显是不一样的属性。但红发风影选择不去在意这个,将那个词语重说一遍:“保护……”

  “是啊,保护。”


  我爱罗戳了戳碗里的那半颗水煮鸡蛋,一点点的蛋黄颗粒随著他的动作漂浮在汤中,看起来怪恶心的。

  但他又想起年幼时夜叉丸曾经告诉他,母亲对他的爱,是依附在沙子上的保护,像鸡妈妈给与未变成雏型的小鸡卵壳,供给养分且孵育它使之平安出生。

  我爱罗看著外表洁白的鸡蛋,心里有著说不出来的兴奋(虽然他不知道夜叉丸那著未受精卵简直错误比喻,还拿去孵了一些日子纳闷怎麼没有小鸡)。不过年幼的我爱罗才刚开始对於这种情感憧憬时,便受到来自一直信赖著的人的背叛,名为爱的雏鸟没有出生的机会,就这样被杀死在憎恨中。

  那种感觉就像细心维护的东西被人砸碎了一样,例如……被摔破的鸡蛋。

  后来他的父亲告诉他,母亲一直是爱著他的。即使是手足的爱护、交到与自己身世相近的好友,或者受到村民的爱戴……没有任何一件事比这一句话更加让他获得救赎。那是一直以来,他最想得到的答案。

  父亲和夜叉丸的话,也许因为砂隐村男人有的性格所以不方便说吧。

  我爱罗把碗里的蛋黄都戳到汤里了,才淡淡地说著:“应该是鸡蛋……”

  “啊?”鸣人不解,更不解的是原来我爱罗有电波属性吗?

  “保护……像鸡蛋……”

  鸣人搔了搔头:“呃……我爱罗你是说绝对防御吗?啊哈哈!我也觉得挺像的哦!每次都觉得我爱罗像破壳而出的小鸡哦!”

  “……”我爱罗选择默默地往嘴里送一口面顺便在心里白了鸣人一眼,不料某个没神经的直接拍上他的背害他差点噎著。

  “不过,我和你的话,再加上几个人就可以凑成一碗拉面了!哈哈!拉面战队听起来很威风耶!”鸣人继续他愉悦地大笑。

  “不要。”我爱罗仔细想像那个画面感觉有点丧病,於是一脸正色地道出拒绝之言,但是个性写作坚持到底读作死缠烂打的某金毛继续扒著五代目风影不放。

  “组合一个拉面战队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啊我爱罗!”
  “……不是当上火影吗?”


  如果你觉得本文主旨没有头绪或者根本丧病,那不是你的错觉。

(莫名的完)

评论
热度(5)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