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歐✿

➭夏歐(chaou)
➭食腐多。
➭目前夢100,坑中會大力刷
➭天使攻妖精受通則(沒人懂)
➭中重度本命CP潔癖,基本不拆條件逆可。

Halo(我愛羅/鳴人)

發現自己貼吧上的都沒放上來,做個整理。

此篇為698延伸,被打臉之作。



-


Halo
Naruto & Gaara


  鸣人已经数不清他在床上喊了多少声的「可恶」还有滚来滚去几遍了,如果说生病的孩子都是无理取闹的,那麼受了伤的家伙其实也差不多吧。在医院的日子非常无聊,除了瞪著空白的天花板、看看电视也没什麼事情好做,鸣人现在最大的娱乐就是酸一酸每天来探病的木叶丸,至於平常做的事情就是研讨色诱术还能做出什麼变化,顺便挨了小樱几个拳头……如果这是自己引起别人注目的方式,就这麼继续下去好了。


  当然小樱已经不吃他那套了,所以都说恋爱中的少女(备注:仍旧单相思)都是盲目的,为什麼佐助的伤势和自己差不多,可是却得到小樱比较多的照顾呢?这不公平。就在几分钟前的查房时间,鸣人就把几天的疑惑给问了出来,当然,只接收到一副白眼。


  「鸣人,我对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并不是我不理会你,而是因为你的伤口恢复情形比其他人稳定且快很多,当然……『其他人』中也包括佐助……」少女咳嗽了声:「好了,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忙,请你好好的养伤吧。」


  ……
  果然他还是很讨厌佐助,就某些方面而言。


  鸣人看了看自己被绷带裹得严实的右手,目前的状况来说,就算用尽力气都没有办法让手指自然地动起来,像是没涂上油而卡住无法运转的齿轮,就这样被炸掉了啊,如果不是隐隐作痛的伤口提醒他这不是一个梦,想当初小樱还是一边骂「你们都只会给人找麻烦」,一边哭著帮他们把手接回去。


  「呐……小樱你这样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哦?」
  「……你果然还是一个大白痴!」

  「好痛痛痛痛!我是伤患耶!」

  这样,第七班就回到原本的第七班了吧。约定已经达成,自己这几年来的执著也收获回报,佐助回到木叶了,那麼一切……还是像之前那样吗?很多的东西已经作为世界和平的代价而永久地消失了,人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自己所能让事物回到他该有的姿态,也许他多少能够理解佐助想要复仇的心情、斑想毁掉世界的心情,无论如何都想要捍卫守护自己的东西,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自己也是一样的,不只是为了达成和好色仙人的约定,也为了自己爱著的木叶忍者村,才会拚了命的战斗,现在世界恢复和平,但是仇恨还是会存在,那麼……那麼……唉,越是用脑袋就越想要吃拉面,鸣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话说已经很久没吃到拉面了啊,在战场上都是吃兵粮丸,现在因为右手只能吃一些不需要用筷子的食物,这样想就开始有点想哭了啊。


  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非常刺眼,鸣人伸出自己的左手去遮挡烦人的光线,接著他听到房门发出「喀搭」一声,他想也没想直接反射的说:「这次又是什麼?旗袍娘?兔耳萝莉?木叶丸你的色诱术对我是没用的啦!」,被光线搞得都觉得自己快得了白内障的鸣人侧过身看了看房门处,得到一声低沉纳闷的「是吗」还有异常犀利的目光。

  意外的字义就是出乎料想之外,鸣人吓得从床上跳起来--等等为什麼来访的是他那来自砂隐性格正经八百面部神经貌似失调的红发朋友啊!


  「你的状况看起来还不错。」我爱罗我觉得你这句话充满著迷之鄙视感啊,鸣人尴尬地笑了声:「砂隐的状况还好吗?你的脸色不太好啊。」从我爱罗使用砂之铠甲遮掩的脸上看到倦怠是一件蛮微妙的事情,看样子真的很忙而且很疲倦了啊。


  「每个村子都是一样的,由於不在主战场,本身耗损并不严重。但人力的耗损相对影响了很多层面,每个人也需要时间来调适心情。」

  「……这样啊,那我爱罗今天也是来找纲手奶奶的?」
  「战后研讨会议,还有关於六代目火影的相关事宜。」
  鸣人愣了会:「啊哩?」

  不过听说人选已经决定是卡卡西老师了,不知道自己什麼时候才能当上火影啊,鸣人觉得自己现在不做些什麼好像很奇怪,但右手要复健到能够快速结印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自己像修练属性控制的时候叫出一堆影分身……他已经能想像到他被小樱从这个房间的窗口丢下去的画面了。

  想想越觉得绝望,肚子也十分不争气地「咕噜」叫了起来,反正在我爱罗面前也不是第一次丢脸了,鸣人看著我爱罗,对方神色无奈地回看著他。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地很快,鸣人还没开口就看见我爱罗打开病房窗户使用砂瞬身出去,接著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上又多了一碗热腾腾的拉面。


  於是两人现在盯著那碗面发呆。

  看了看自己的惯用手和非惯用手同等残废,再看看拉面就觉得好无奈,鸣人噎了口口水:「那个啊……我爱罗……」而我爱罗这边像是羞耻力已经达到上限,完全不敢盯著鸣人的眼睛。

  「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没关系啦,我很开心哦,很久没吃到了嘛。」鸣人露出爽朗地笑容,接著掀起包装盖子,用左手试著夹了几根面条--每条都从筷子上滑落--再来他摆出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像是风化碎裂再被吹走一样地愣在原地。


  对於我爱罗来说餵食PLAY这种事情耻力还是太高了,但看鸣人貌似已经有了「如果不能吃到拉面那人生还有什麼意义」的念头,只好夺过筷子,将拉面面条卷成像意大利面那样,甩掉多余汤汁:「张嘴。」一点也不温柔(因为太害羞了)地送到鸣人面前……看到平时霸气十足的人吃鳖其实还满可爱的,但鸣人也没敢笑出来,笑出来绝对没面吃。


  「话说啊……我爱罗当初是怎麼当上风影的啊?」咀嚼完久违地第一口面,鸣人倒是开始(仗著他是伤患)大胆了起来:「我要鱼板!谢谢。」
  我爱罗沉默了会,夹起一块鱼板放到鸣人面前,接著道:「你不需要在意。」--我所走过的道路,未必适合每个人。

  鸣人其实也没什麼在意,他笑了笑:「那肯定是很辛苦的吧。」他垂眼看了看拉面,又道:「我觉得我好像……又有点迷惘了。」
  「应该说我已经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因为完成后又对现在觉得很空虚,明明知道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想要当上火影,但要怎麼样才能当上火影呢?我最初是因为想得到大家的认可,但我现在已经获得所有人的认可,就是……一直进行得很顺利,却在奇怪的点卡住了,你懂我的意思吧?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还要做些什麼……」


  「后悔了?」

  「才不是啦……我和纲手奶奶约好了要成为火影给她看,和好色仙人还有长门说了要让这个世界充满爱,还有要完成带土的心愿……而且……」鸣人深蓝色的眼睛突然盯著我爱罗,一脸认真:「我和你的约定也还没有兑现啊,我爱罗为了砂隐做了那麼多的努力,我也希望木叶和砂隐和好的日子能够早点来,也算是完成千代奶奶的期望吧?」


  我爱罗看著还有大半碗的拉面愣了愣:「……嗯。」


  「话说,从这个病房的窗户还可以看到影岩山耶,我小时候很喜欢在上面涂鸦,那是木叶忍者村最高的地方,总觉得站在那里就像神明大人一样,世界变得非常小……啊,算了,也许有些东西当上火影之后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了吧?对了……我爱罗,面好像快糊掉了。」


  果然吃饭就吃饭还是不要闲聊的好。




  「获得所有人的认可还不够……你还必续去认识这个世界,作为一个领袖。」将最后的面塞到鸣人嘴里之后我爱罗这麼说。当站在最高处,看见了许多东西,就会发现世界有太多的黑暗,所以必须认可世界的黑暗,照亮它。


  大概是太深奥了,鸣人一头雾水:「啊?」


  「成为影非常辛苦。」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

  我爱罗嘴角上扬了一个不太能被称为「笑」的弧度:「我必须离开了。」

  「要走了?」
  「因为是先赶过来的。」
  「噢……」


  很多的东西已经作为世界和平的代价而永久地消失了,人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自己所能让事物回到它该有的姿态,并且,继续前进。人类之所以强大是因为能够看见历史,找出改善的方法,昨天已逝,但明日未知。

  就算不能完全回到过去,但还是必须前进。
  将遮挡阳光的手握起来就像握住了太阳一样,也像握住一个小小希望吧。

  也许,因为完成一件事后,他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开始注意以前从没发现的事情了……对了我爱罗那句话听起来怎麼像某种Flag。

评论
热度(5)
©夏歐✿ | Powered by LOFTER